产品搜索
毛绒玩具成千亿赛道品牌如何用“毛绒+IP”做出好文章?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4-02-10 00:38:2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毛绒玩具成千亿赛道品牌如何用“毛绒+IP”做出好文章?(主管q+83670629 Skype号live:.cid.a0aac7b1fef6d741)是一家权威认证的游戏平台,10年的开发经验,100%资金兑换现赔付。感受给您带来的极致体验。

  Z世代的风向变了,曾经哄抢泡泡玛特盲盒的年轻人,现在又在疯狂求购jELLYCAT们。

  随着潮玩这片大海由蓝变红,趋势品类越来越多,原本以儿童为主要目标消费群体的毛绒玩具,已然潮玩化。

  无论是经典IP再创作,还是与网红IP结合,都在为毛绒产品本身带来溢价,同时为其吸引更多的年轻消费者。

  天猫热销榜单上LABUBU、草莓熊、PINGU、Loopy等IP的毛绒潮玩

  天猫平台销售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毛绒布艺销售额同比增长30.4%,销量同比增长12.1%,销售均价同比增长16.4%,从不同价格区间销售额占比来看,200-400元价格区间产品同比增幅最大,达到了8.2%。量价齐增的背后,授权IP功不可没。

  那么,毛绒潮玩有什么趋势?年轻人究竟为什么会买账?潮玩品牌做好毛绒+IP的突破口在哪里?

  在主流社交平台上,毛绒玩具的活跃度水涨船高,从宜家鲨鱼到冰墩墩,从玲娜贝儿到jELLYCAT网红茄子,年轻人最爱晒的互联网顶流,大多都逃不开毛绒的关键词。

  于是,毛绒潮玩逐渐成为大势所趋。走进名创优品(TOP TOY)、X11、九木杂物社等潮玩集合品牌的线下零售店内,不难发现毛绒玩具品类均设有专门的陈列区。

  雷报统计了部分潮玩品牌在天猫官方店铺毛绒产品的销售情况(因名创优品旗下潮玩品牌TOP TOY的线上店铺主要收录盲盒产品,故此次列入统计的是MINISO名创优品旗舰店)。

  不难看出,除了九木杂物社、酷乐潮玩、名创优品(TOP TOY)等本就专门推出了众多毛绒品类的集合品牌,连卖模型盲盒起家的潮玩第一股泡泡玛特,也在打造毛绒感。

  销量方面,这些头部潮玩品牌店铺中,销量最高的25款毛绒产品,就有10款的销量突破1万,最高售出10万+。

  销售额方面,这些毛绒产品的单价在19.9元到499元不等,通过销量的累计,几乎每家潮玩店铺内,都有单品销售额超过百万的产品,最高单品销售额或可超过500万。

  这类IP中,一部分形象本身就具有毛绒感,例如上述产品中的迪士尼草莓熊芝麻街三丽鸥等IP;还有一部分产品通过将经典IP形象毛绒化,使其具备反差感,抑或萌上加萌,例如上述表格内提到的哈利波特蜡笔小新等IP。潮玩品牌选择这些IP来二次设计,提升毛绒产品的趣味性,从而俘获年轻人的心。

  社交平台上爆火的插画、表情包等IP,近年愈演愈热。一部分因为其可爱或魔性的形象而迅速走红,一部分因为其代表了当代年轻人的精神状态而大受追捧。品牌凭借IP授权合作,让这些IP形象成为毛绒玩具走进日常,并通过互联网进一步扩大声量。上文统计的产品中,就不乏线条小狗Loopy等顶流韩国轻IP,以及Pingu墩墩鸡龙爸提摩西小队罐头猪LuLu等依靠社交平台爆火的网红IP。

  这类IP往往拥有一定的门槛,需要品牌及IP本身就具备较高的流量基础,粉丝才更容易买账。例如泡泡玛特推出的自身旗下THE MONSTERSIP的毛绒公仔,还有与日本潮玩设计师大久保联名推出的大久保毛绒挂件。

  《2023淘系玩具潮玩新品趋势报告》中,天猫官方将淘系玩具潮玩行业2023年8大新品趋势的TOP1留给了毛绒玩具。同时我们看到,抖音平台毛绒玩具单个线亿次;小红书毛绒线多万篇笔记,毛绒玩具也有近100万篇。越来越多的年轻消费者成为毛绒玩具的主力消费人群。

  首先是情绪疗愈。在现实生活中,毛绒玩具为年轻人提供情感上的慰藉。三年疫情除了给国民经济造成打击,也给国人留下了隐形的心理创伤;同时,随着2021年我国独居成年群体规模接近1亿,独身时代来临,生活压力加剧、婚恋观念改变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需要陪伴和安抚,毛绒玩具正好满足了这样的需求。

  另外,在社交平台上,毛绒玩具成了年轻人的最佳嘴替。IP毛绒玩具表情包配上发疯文学,化身成年轻人个性化表达的最佳途径。通过这些毛绒形象,无数陌生人尽情发挥创作灵感,从互联网上寻找到了共鸣。

  再加上产品的玩法本身。毛绒潮玩除了在工艺、材料上吸引年轻消费者外,还进一步借鉴了潮流玩具的成功经验,抓住年轻人猎奇、减压等心理需求,进行玩法上的突破。

  以泡泡玛特为例,基于潮玩的成功运营经验,泡泡玛特曾推出单价99元的毛绒玩具扭蛋机,在定价、玩法上都区别于传统的毛绒消费,消费者可以从篮球大小的扭蛋里开出Labubu、Yoyo、Yuki等热门IP的毛绒玩具,体验多层次的惊喜感受。

  还有一点,那就是毛绒玩具正在打破传统形象的限制。除了常见的动漫卡通形象、动物形象以外,口红、饼干、蔬菜皆可毛绒化,让毛绒玩具产品越发贴近日常生活,触动年轻人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心理,缓解消极情绪。

  后疫情时代,消费降级的大趋势下,毛绒玩具作为非生活刚需产品却越发受欢迎,归根结底,就是陪伴经济的进阶。

  小朋友来说有点幼稚,对成年人刚刚好,毛绒潮玩的突破口,早已不再局限于推出价格低廉的产品,而是要做迎合年轻人心理的情感刚需产品。

  天选团队

  首先要满足年轻人虚拟社交的人设需要。毛绒玩具拟人化并不是一种新文化,而是年轻一代虚拟社交的核心,那就是人设文化。虚拟人设放在被拟人化的、拥有IP故事的毛绒玩具身上,就是一次由虚入实的投射。这就意味着IP毛绒玩具的拟人表情和仿真感,以及基于IP设定的还原度更能击中消费者。

  其次要满足年轻人多层次的情绪需求。毛绒玩具成为带来慰藉的精神朋友,而毛绒玩具柔软可爱的外形,又能够激发消费者的保护欲,这种被需要的感觉满足了他们的存在感,从而更易产生消费冲动。因此,通过感性化的内容来输出品牌和IP的价值,与消费者产生情感链接,才能更好实现情绪营销。

  还要满足年轻人的颜值需求。潮玩赛道产品内卷成风,材质的丰富感、做工的精细度会在较大程度上决定了消费者的购买意愿;另外,基于对IP的天然认知,消费者对IP毛绒玩具具备较高的期待值,一旦期望被辜负,相比于传统毛绒玩具,可能引发更大的抵触情绪;反之,颜值高、品控好的产品才能引来无数自来水,进而实现裂变营销。

  最后要满足年轻人的体验需求。单纯靠做工和卖点,不一定能打开年轻人不断收紧的钱包,因此,品牌通过营造氛围感,能进一步加强对年轻人对IP毛绒玩具的需求。将产品与年轻人日常生活中息息相关的场景结合,强调这些场景下能带来什么样的美好结果,往往更能触动消费者。

  总而言之,当下焦虑成为时代的底色,年轻一代亟待从高压环境中抽离,同时,又沉浸在碎片化、非在场化的互联网社交中。天选因此,能缓解孤独感的陪伴经济无疑是风口,而在潮玩的众多细分品类中,能提供陪伴、同时帮助人们实现个性化表达的毛绒玩具逐渐火热,并不是毫无缘由的。毛绒玩具还能怎么玩?期待这些潮玩品牌能带来更好的解读。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9-2029 杭州顺达娱乐玩具有限公司
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