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部菜单
公司简介
 
 
 
文章搜索
 
 
新闻中心
文章正文
首页/合景娱乐/合景注册官网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3-01-20 17:24:1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 一个居于沪上的女人,在繁华的都市过着自己的日子,相夫,教子,写书,做官,算是一个名扬天下的角色。她心里却能惦记苏北里下河的一个作家。这个作家老家在此,人已定居他乡。可是,为了那一篇《大淖记事》,还是和丈夫一起带着虔诚,扒上班车来高邮,找那芦花,找那早已离去的汪曾祺。

  在她后来的笔记里,她记录了自己颇费周折的行程:去高邮,地图上少有的几行景点内,有汪曾祺故居,但只有巷名,不知在何条街上。问收拾客房的女孩知不知道,回答知道,是在某路上,并且说到那里只需问汪曾祺故居就成。于是出得门,先拦截一辆出租车,话说那街巷曲折,出租车难以周转,转而拦三轮车。

  高邮的三轮车均电动装置,驾车者妇女老人皆有,是主要交通工具。第一位三轮车夫神情茫然,第二架正路过,折回头说他带我们去。上得车,乘风前往,车夫说乘他的车是乘对了,因他是汪曾祺家邻居,还与汪家的孩子同学,甚至于同班。心下不免有些疑惑,但看他的年纪,确可做汪曾祺的侄辈,也确是熟门熟路。左拐右绕。从无数相连的巷道中穿行,终于停在一扇门前,门边有“汪曾祺故乡”字样。

  门窗闭着,正以为不开馆,左右邻舍却有人出来,告诉说家里有人。那车夫抬手在窗上一劲地拍,并叫喊:有人来了!一时,门开了,邻居们便说:可不是在家!

  这个人,就是王安忆。这一年是2008年,她此行来还为了一个情愫。王安忆家的一个老保姆就是高邮人,是高邮西北乡的天山人。这正是冥冥中的天意。这些人间烟火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大作家的身上,正是暗合了这种天意,也是她自己选择了这种安排。我这么胡思乱想,就是因为看了《长恨歌》,我觉得王安忆就是属于人间的,属于俗世的,属于烟火的。

  《长恨歌》讲一个女人四十年的情与爱,被一支细腻而绚烂的笔写得哀婉动人,跌宕起伏。上世纪四十年代,还是中学生的王琦瑶被选为“上海小姐”,从此开始命运多舛的一生。做了某大员的“金丝雀”从少女变成了真正的女人。上海解放,大员遇难,王琦瑶成了普通百姓。表面的日子平淡似水,内心的情感潮水却从未平息。与几个男人的复杂关系,想来都是命里注定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已是知天命之年的王琦瑶难逃劫数,跟一位与女儿年纪相仿的男孩老克腊发生畸形恋。最终,因金钱被女儿同学的男朋友杀死,命丧黄泉。

  王安忆的现实主义也许是虚构的,但是她就是执著地用自己内心的烟火气息,这种气息甚至有点狭隘与扭曲,却是大上海这个繁华之地的一个通道。这个通道不是通向光明,而是在寻找黑暗。光明的东西都有阴暗的背影,也别以为烟火就一定要是温暖的。她所找寻到的十里洋场现实里没有,可是,即便是汪曾祺的大淖河又何尝还能找到呢?

  她在上海找,到高邮找。找到找不到,就不要去苛责了,就为她的烟火之心微笑一下吧。昆仑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昆仑烟火制造燃放有限公司  | 建议电脑设置分辨率1024*768 苏ICP备05122122号
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